羅曼邪惡流通關流程攻略【攻略】This War of Mine我的這一戰

文章分類: 攻略

This_war_of_mine_header

來源:3DM論壇作者:cgun

前往攻略專題http://kissjojo99.com/archives/10562

羅曼的秘密花園

第零天,夜:

  我叫羅曼,民兵戰士,哦,是“前”民兵戰士。

  當這個國家被公知所把持的時候,我失去了工作。很快我發現,除了憤怒,我已經一無所有。我和其他同我一樣遭遇的年輕人一樣,整天無所事事,只能把自己的憤怒髮洩在普格倫街頭。抗議、鬥毆、搶劫,這就是我生活的全部。直到有一天,里昂——我一塊打架的好基友——激動地衝進我的家門說:革命爆發了!我們跑出家門,看見那些平時組織我們上街遊行的人,那些紋著骷髏紋身的光頭們正從卡車上一捆一捆地扔下自動步槍、手榴彈、戰鬥裝具、防彈背心……我們端起槍,跟著人流沖進議會大廈,把那些腦滿腸肥的寡頭、口蜜腹劍的政客和男盜女娼的公知統統扔到大街上。我一輩子都沒有這麼爽過!

  我和里昂一起志願加入了民兵。那些逃出普格倫的寡頭與政客很快得到了外國援助,組織起龐大的軍隊向普格倫進攻。這支軍隊全身披掛著美國援助的先進裝備,人多勢眾,武裝到牙齒。他們很快包圍了普格倫市,攻入了城市外圍。民兵與軍隊進行著殊死的戰鬥。幾個月過去了,普格倫已經變成一片廢墟。

  我們的部隊總是第一個投入戰鬥,最後一個撤出戰鬥。經年累月的戰鬥讓我由一個街頭小混混成長為殺戮機器。我們士氣高昂,迫切地希望投入戰鬥,把寡頭、公知還有外國代理人統統從這個國家洗刷出去。

  但那似乎已經是上個世紀的事情了。我現在只是一個逃兵,徬徨在普格倫市軍隊與民兵之間的無法地帶。這個區域剛剛經過一場殘酷的交戰,到處都是殘垣斷壁。但由於雙方都放棄了對這一地區的控制,因此這裡還算平靜。我看到一些倖存者在廢墟間移動,試圖尋找一個棲身之所。我現在手無寸鐵,因此選擇避開他們。在這個混亂的時代,倖存者可能更加危險。人類為了存活下去所做的事情,會連自己都感到害怕。

  當我經過一座廢墟時,我發現一個男人正在毆打一個有著栗色長發的姑娘。我想了一想,從包裡取出民兵的登山面罩戴在臉上,嚇唬了男人一下。那男人抓著姑娘的包落荒而逃。姑娘得救了。

  我抬起姑娘的臉龐,發現她是卡蒂婭,所謂的大牌戰地記者,為CNN工作。這讓我有些不爽。卡蒂婭是我的同胞,但幾年前出國留學去了,現在為CNN報導我們國家的戰況。我還是民兵的時候,經常在基地的電視裡看見她。她的報導完全是美國人的立場,淨是冥豬濕疣那一套大道理。她對民兵的指責也讓我們很不舒服——雖然有些也是事實。我當然記得,就是冥豬濕疣害我丟了工作,把這個國家禍害到如今的地步。如今看著這冥豬濕疣的鼓吹者自受其害,也算天理循環,報應不爽。

  但她終究是一個女人,還是一個長得挺漂亮的女人,而且受了不輕的傷。我僅存的那點良心讓我不能把她一個人扔在這裡。我扶著她走出廢墟,不巧竟然碰上了軍隊的巡邏隊。看來那個被嚇跑的混蛋跑去給軍隊告了密。就在我以為自己要交代在這裡的時候,卡蒂婭拿出了記者證,並且聲稱我是她的僱員。這幫美國佬的走狗是不敢對CNN記者出手的。卡蒂婭回絕了士兵們幫忙的詢問,這讓我有點小小的感動。如果我跟著軍隊行動,遲早會暴露身份。

  但卡蒂婭的傷太重了,她走不了太遠。天明時分,我在區域邊緣發現了一棟還沒完全塌掉的空房子,決定和卡蒂婭暫時先躲在這裡。

遊民星空

遊民星空

第一天

  房子裡到處都是廢墟,我努力進行著清理。卡蒂婭忍著疼幫我做了一把鏟子和一把撬棍,這讓我的工作順利了很多。在地下室的櫃子裡,我找到了一個急救包,這真是一件幸運的事情。利用房子裡殘留的東西,我修復了一張床,打掃乾淨,​​還找了一張潔淨的床單鋪上去。我讓卡蒂婭躺上床,準備給她包上繃帶。

  卡蒂婭的傷在背部。當她蜷縮成一團抱頭蹲下的時候,那男人用一根木棍狠狠地毆打了她的背,留下了很多可怕的傷口。卡蒂婭沒辦法自己處理她的傷口,只能讓我來。她命令我轉過身去,這才脫去上衣,然後小心地趴在床上,遮掩住挺拔的雙峰,命令我開始工作。

  當卡蒂婭白皙的背部暴露在我的眼前時,我意識到她是我見過的最美的女人。她有著令人羨慕的身材,大約165~168cm高,雙腿修長而筆直,臀部渾圓上翹;裸露肩胛在背部繪製出順滑誘人的曲線;皮膚白皙而細膩,即使累累傷痕也不減其性感;一頭略微捲曲的栗色長發覆蓋在纖細肩膀上。在缺少女人的民兵基地裡,卡蒂婭是不少精蟲上腦的年輕雄性的夢中情人,有人一邊看她的新聞節目一邊打手槍。當然我並不是那種毫無自律能力的人。但是當卡蒂婭白皙的裸背呈現在眼前時,我仍然感覺到自己的褲襠裡撐起了一頂小小的帳篷。

  當我小心地沾上酒精給卡蒂婭消毒時,卡蒂婭纖細的肩膀痛得不斷地哆嗦著,精緻的面龐從長發中露了出來。她深深的眼窩裡掛著淚痕,如同會說話一般忽閃忽閃,我見猶憐。她的鼻子挺拔漂亮,嘴唇豐滿性感。記得睡我上舖的那小子曾經煞有介事地宣稱卡蒂婭的嘴唇用來咬是極品中的極品。當時大家都起哄嘲笑他YY得和真的一樣,但現在我的命根子不由得抽搐了一下。

  卡蒂婭說她來這個區域是來找她父母的,但回家時才發現人去樓空。我們稍微聊了一下,夜色已逐漸降臨。我讓卡蒂婭在床上養傷,一個人出門看能不能弄些吃的回來。

第二天

  昨天晚上運氣還成,找到一些吃的和材料。卡蒂婭休息了一晚感覺好些了,我們吃了點生食,一起把房子修整了一下,還做了一個捕鼠籠。卡蒂婭告訴說她之所以應征戰地記者就是為了回來保護她的父母。但現在她失敗了。這讓她十分沮喪。更糟糕的是,她所有的東西——錢、食物、電腦、衛星電話——全部讓劫匪給搶走了。她現在一無所有,和這個城市裡的其他人一樣,都成了在戰場夾縫中掙扎求生的耗子。

  晚上我讓卡蒂婭繼續養傷,我出去找物資。我記得附近曾經有一個超市,《喪屍生存手冊》還是什麼裡面曾經說過超市是最容易找到物資的。希望它說得對。超市裡,我發現一個軍隊的士兵正在用槍托毆打一個女孩兒,逼女孩兒把衣服脫掉。今天我並不是手無寸鐵,我拿著卡蒂婭做的那根撬棍。民兵的訓練讓我很清楚怎麼對付這種人渣。當人渣放下槍,開始脫褲子的時候,我一棍子砸在他小腿上,把他掀翻在地,然後幾棍子把他的腦袋砸了個稀爛。

  女孩兒嚇壞了,縮在角落裡不停發抖。我把她的衣服扔給她,又好言相勸,好容易才把她安撫下來。女孩兒說她叫茲拉塔,是音樂學院一年級的學生,一個剛離開家的小孩兒——說起來,我其實也就比她大三四歲罷了。茲拉塔的黑色長發在腦後紮成馬尾辮,乾淨的白色圍巾圍在脖子上,圓滾滾的大眼睛閃動著純真。我給了她一個罐頭,她向我鞠躬,說謝謝,你是個好人,然後消失在夜色中。這讓我有點哭笑不得,這都什麼時候了,還讓人發好人卡。

  提著那士兵的M4A1自動步槍,我裝了一背包東西回到避難所。(PS:這一段遊戲劇情是你救的女孩兒回父母家了,隔天她姑姑會來超市告訴你。我原本想要不寫成羅曼在這裡把女孩兒吃掉了,但是因為不想把羅曼一開始就寫成鬼畜,所以決定原創一下改成救了音樂妹茲拉塔,這樣跟第4天茲拉塔來投奔也算有個呼應。)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

樂於享受娛樂影音生活,喜歡日劇與電影,推廣宗旨為 【一個人不可能看完每部電影,但至少要知道你看過的電影中價值在哪裡!! 】 並對於電玩遊戲有著熱愛。喜歡追蹤這些資訊,請加入FB粉絲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