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線劇情賞析【攻略】《軒轅劍6》

文章分類: 攻略

遊民星空

 【返回攻略專題

來源:互聯網作者:未知

  公元前1043年,遙遠東方的奄國。男主角鳳天凌正將學來的法術與劍術融會貫通,練得正起勁兒,忽得見到不遠處站定一人,那模樣與自己一般無二,還學著自己出招的動作。天凌那容得下他人假扮自己挑釁,立即與對方動手過招,沒幾下就將來人打回原形——原來是天凌相識多年的萌獸一隻,喚作琥珀。本是一場玩笑,天凌卻發現琥珀在假扮自己時居然用了自己的正裝做道具,更悲劇的是,他最心愛的衣服居然還在剛剛的戰鬥中被扯破的。就在天凌打算和琥珀算賬的時候,他的哥哥鳳天寅趕了過來,拉走了天凌;原來今日是他們的父上風千平要帶他們去泰山的日子,而這渾小子沉迷在練武中居然連這麼重要的事情都給忘了。

  見著父上,天凌理虧被狠斥了一通,還得哥哥出面替他擋罵,總算躲過一劫。此後得知今日前往泰山,是為了出席祭祀儀式,天凌暗中叫苦,那枯燥的儀式他著實不想參加,可是無法,只得隨同父上哥哥一同前往泰山。

  到達泰山,祭祀儀式即將開始,所幸沒有遲到。祭祀一切順利,只​​是天凌不太順利,原來是頑皮的琥珀也一路跟了過來,作弄這位閒得發慌的小哥。被琥珀惹急了的天凌,按耐不住性子忽然大聲叫了出來,等他意識到自己是在莊嚴的祭祀上時後悔已經來不及了——事後多半要被父上狠狠責備一番了。

  祭祀結束後,天凌果然被父上召喚,幸好不是責備,只是告誡天凌祭祀儀式的重要性,還有關於商周目前關係的看法。更希望天凌這一輩人能夠將華夏文化繼承和傳揚下去,來日還要起義光復,驅逐西戎週族。接著父上要去拜訪天凌的師傅,天凌前往尋找哥哥一同前往。

  就在天凌找到哥哥時,忽然聽見一陣簫聲,原意為祭祀又起,卻被哥哥否決,還說起東海鬼女的怪談:說東海濱有鬼女,喜好攝人精氣。接著天凌又被哥哥調侃了一番,引出天凌一段往事。原來天凌幼年曾經失踪,後在瀑布邊被人尋回,狀似墜崖。可天凌卻說完全不記得這段往事,還說要為民除害,去除掉鬼女。但是比起除掉鬼女,眼下更重要的是去與父上一同問候師傅,於是哥倆動身前往師傅的住處。在途中兩人遇見父上,父上喝斥了兩人一頓,自己先與旁人商議要事,讓哥倆自己去拜訪師傅。就在兩人找到師傅,卻發現師傅子囂醉酒沉酣,說了些師傅喜好貪杯的頑話。而一心想要除掉鬼女的天凌假意支開哥哥,自己偷溜獨身想要去立功揚威。

  在尋找鬼女的途中,卻遇見驚慌失措的衛兵,原來是有妖物襲來。眼下的功勞自然不能放過,鳳小公子不聽勸阻獨自一人追擊妖物,來到一處霧靄密布的祕境所在。幾回合妖物敗落,天凌一路追擊,卻發現妖物逃進了一個青銅壺裡。天凌認定這是妖物的巢穴,卻怎麼也毀不掉這壺,在琥珀的勸阻下天凌帶著銅壺折返,還隱隱感到有人在窺探自己。就在天凌意圖尋找偷窺之人時,父上大人帶著眾人尋跡而來,天凌又挨了一通責罵。接下來圍繞著銅壺和祕境的討論,父上和祝官都說不個究竟,最終父上大人帶著鳳家兄弟辭別祝官返回家中。

  鏡頭一轉,西方姜尚與他的弟子姬克密談,原來是王姬不滿自身被婚配給姜尚的孫子,偷偷出走。依照姜尚推算,此時王姬已經抵達奄國,姬克自告前往尋訪。同時姜尚也提及自己的孫兒此時身在蒲姑,那是姜尚即將的封地所在。

  回到奄國,鳳家迎來貴客商議要事,父上命鳳氏兄弟再上泰山,為上次在師傅面前失禮的事謝罪。路上天凌不服,還想返回偷聽父上的密談,卻被哥哥以鬼女的話題留住,還被奚落了一番。越想越憋屈的天凌,聞聽到前方有不尋常的動靜,彷彿找到了發洩的途徑。

  不遠處,周國的馬車在農田上肆意踐踏,官兵間起了衝突;自以為高高在上的周國衛兵耀武揚威,天凌自然不會袖手旁觀。不過尋常衛兵自然不會是天凌的對手,於是引出了衛兵的主子——周國王姬。王姬似乎對自報家門的天凌頗有意思,兩人簡單較量之後,王姬自報姓名,名為姬亭。姬亭離開之後,沒有懸念的再次上演了天凌被狠狠教訓的戲碼,接著兩人繼續前往師傅所在的泰山。

  醉醺醺的子囂師傅已在等候他的兩個弟子多時,少不了的總是課前訓話,接著是實戰演習來測試弟子們的身手。天凌略勝過哥哥半招,落敗的哥哥落得被體罰的下場。而天凌則被師傅誇了一番也說教了一番。

  另一方面,王姬姬亭與姜尚之孫在營裡起了衝突。拚爹這一歷時歷代都有的事,總是一遍又一遍的重複,仰仗著祖父功績的薑契壓根兒就沒把姬亭放在眼裡,更巴不得兩人之間的婚約及早取消。

  入夜,天凌練熟了師傅傳授的新招,卻又聽到遠處傳來的嘯聲。一心為民除害的天凌循聲遇見了在樹上吹奏樂器的金發“東海鬼女”。那鬼女似乎認識天凌,甚至還拿出了一塊鳳氏的家傳玉佩自說自話是天凌所贈。天凌自然不會相信這鬼女的花言巧辯,但卻中了鬼女的法術頭痛不已,朦朧中彷彿看見一名女子。鬼女無意間發現天凌身上所攜帶的銅壺,識得那是一件神器,但依舊語焉不詳,只是說她所認識的一位朋友了解此物,將玉佩歸還給天凌之後鬼女離開,而天凌卻因為自己被鬼女所說的緣分淵源迷惑而忘記為民除害而懊惱不已。

  回到住處,天凌自以為能瞞過師傅和哥哥自己外出的事情,卻不想師傅早就洞悉,被捉個現行。早膳期間師徒兩人說起天凌昨晚的經歷,老不正經的子囂一口一個美女,一口一個艷遇,還交待徒弟如果自己看不中,就把美女送來孝敬他。接下來師傅又說起與他哥哥所說,天凌幼時失踪的過往,可天凌還是毫無印象。天凌一番慷慨激昂的演講受到師傅的讚賞,還被師傅強迫陪酒;天凌記得父上的教訓執意不喝,引得子囂說出一番不喝酒就不是商人的言論,最後子囂直呼自己失言。

  天凌忽然發覺哥哥還沒來用膳,向師傅詢問才知道哥哥已被父上緊急召回,留下自己呆在泰山。天凌不服,可一下子又無可奈何,不過在愛喝酒的子囂師傅那裡,永遠都有鑽不完的空子——只要師傅睡著,什麼都可以做。然後那誰又睡著了,然後那誰又偷溜了。

  回到家中,父上深感天凌知孝,但還是不想讓天凌介入太深。向下人詢問一番後,天凌誤會成是自己之前與王姬的衝突,給父上帶來麻煩,於是向父上請罪。就在天凌坦白從寬之後,才知道完全不是那麼一回事,這時哥哥歸來,並帶來一位貴客。兄弟二人被遣退,從哥哥口中得知貴客是被偷偷摸摸接引而來,好奇心重的天凌決定一探究竟。而父上與客人原來是在密謀复商的大計,說起暗殺周王成功,但依舊有周公旦姜尚等人,實在是心腹大患。說得小聲,屋外的天凌完全摸不著頭腦,於是想到要去後山的宗廟去刺探父上的秘密。

  在宗廟門前,天凌看見一個奇異打扮的男子,以為是外來的奸細,和他動起手來。交手幾回合後,那男子退出戰圈,自稱之前只是玩笑,他乃是父上大人的客人。男子自稱懂得觀察氣場,覺得天凌的氣場十分特殊,還能感知到常人所無法瞧見的琥珀的存在。繼而兩人一同返回鳳府,父上大人為天凌隆重介紹了這位遠道而來的客人——來自身毒的迦蘭多。迦蘭多是為尋找幾年前追跡黑色巨龍的姐姐的下落,才來到中原的。原來迦蘭多的敵國曾經發明出黑色巨龍重創了他的國家,還化為九個銅像;後來敵國將銅像進貢給中原,而三年前忽然在中原出現了黑色巨龍,迦蘭多的姐姐才隻身前來到中原調查。鳳父則提到,黑色巨龍是在牧野之戰中出現相助週人,還提到姜尚在蒲姑地界修建封神颱,有可能會有黑龍的線索。最後父上大人總算給天凌派出了一件重要的任務,協同迦蘭多尋找他姐姐的下落。

  其後幾日,天凌與迦蘭多兩人相互傳授學習了法術和脈輪,迦蘭多還親熱得稱呼天凌為“小鳳”。兩人出發,在途中兩人聊起身毒和迦蘭多的姐姐,原來迦蘭多的姐姐是奉了他們師叔的命令才來到中原,也是他們的師叔查探到黑龍的下落。聊到了異國侵略,兩人都深有感觸,都是被敵國侵占,立意復國也為保護文化傳承而奮鬥。

  入夜,迦蘭多離開打坐休息,天凌獨自一人時卻被東海鬼女給糾纏上。原來那鬼女在此前歸還的玉佩上試了法術,好讓自己找到天凌的踪跡。不僅是鬼女,與鬼女一同前來的,還有一名白髮鬼男,貌似叫什麼白王。他們的目的是為了天凌之前所尋找到的銅壺,接下來白王就自顧自的施法進入銅壺的內部,說要求證一件事。此後迦蘭多到來,鬼女竟識得他來自身毒,還想為他引見白王。這個自稱瑚月的少女帶著兩人進入壺中世界,目的地是壺中的鬼神之塔,一座被天界之劍所封印的上古神靈所在。

  終於三人見到白王,得知迦蘭多來自身毒,白王很是感興趣,似乎對身毒有所了解。接著他們談到了迦蘭多的師叔,還提到一種名叫噬的事物,但迦蘭多毫不知悉。當白王得知迦蘭多知道天脈的存在,便提出希望迦蘭多離開中原,而迦蘭多執意不允時,白王還企圖使用武力逼迫離開。

  交手之後,白王覺察自己有些反應過度,遂承諾不再插手迦蘭多的動向;接著白王也查出天凌的體內果然存在瑚月之前所說的夏朝女祭司所傳承的天元聖環的力量,但只有一半,並希望有朝一日能得到天凌的幫助動用他體內的這股力量。

  離開壺後,瑚月向白王表示,自己想要跟隨天凌左右,還說自己從來不能忘記在白王住她練曼陀羅陣時所立下的誓言,決不會扭轉天凌的人生,除非是天凌自身的意願。其後白王表示要前往身毒,而瑚月就“死皮賴臉”地留在天凌的身邊,由兩人變作三人行,而白王也將煉妖壺的使用方法告知天凌。而琥珀似乎對這個新加入的鬼女頗有好感,在得知琥珀是在天凌去山林中玩耍時認識的伙伴時,瑚月用了一個“也”字;世故的迦蘭多一眼就看出這兩人多半會成一對,自己躲到一邊讓這二人調情。

  三人行在路上,遭遇到一名武裝打扮的少女和一名受傷男子被一群人圍攻,認出二人身份的迦蘭多本不欲與這兩人有所瓜葛,可鳳小哥可不是那種見了閒事會不管的人。在擊退了攻擊後,那名受傷的男子也終告不治,原來這二人是兄妹,是從迦蘭多的敵國——蜀國而來,此行的目的正是為了尋回黑色銅人。而襲擊他們的,也懷著與他們一樣的目的,而與少女一同而來的同門全部戰死。迦蘭多可不會因為對方是萌妹子就對自己敵國的人有什麼好臉色,在一番詢問未果之後,架不過熱情的天凌也只得默認這個敵人加入自己同行。最終埋葬了自己哥哥濁山鑄之後,蓉霜妹子正式加入天凌一行。

  即將抵達蒲姑,說起了此行的目的地封神颱,蓉霜閃過一絲詫異神色,這一動向自然不會逃過迦蘭多的觀察。一番咄咄逼人的盤問,蓉霜難以招架,幸得天凌見色忘友還有瑚月勸阻,才算是躲過一劫。

  姬克為尋回王姬來到姜契營內,而姜契卻謊稱自己沒見過王姬,另一頭天凌等人則遇見了被人追殺的姬亭,為她化解危機後才知道,這批此刻居然是姜契所派,是因為此前姬亭使其下不來台所致。得知真相的姬亭恨得咬牙切齒,而迦蘭多此時也完全看透了天凌的花心本質,也使用脈輪的力量救助傷重的姬亭。而蓉霜心中暗想為何此前迦蘭多不用這力量來挽救她的哥哥。

  姬亭受傷需要草藥救助,瑚月提出去泰山採藥,雖然會耽誤行程,但最終大家達成共識。帶著姬亭一同出發,迦蘭多想著可以當作人質,並不反對;而瑚月則不想帶著情敵,心中百般不願;還有蓉霜,迦蘭多認為她的心裡藏著多宗秘密。一行人各懷心事,趕去泰山,碰巧姬亭的馬車派上了用場,一路也省了些氣力。

  來到泰山,找到了草藥,姬亭也在眾人的照料下漸漸恢復健康。當得知天凌等人的目的地是封神颱時,姬亭告知她倒是對那個地方略有耳聞。其後姬亭也加入了天凌一行協力,一方面是為了向姜契報復,另一方面也是為了向天凌報恩。路上笑聲不斷,到了晚上姬亭卻開始關心起天凌是不是不喜歡凶悍的姑娘而喜歡溫柔的姑娘,還擔心天凌會喜歡瑚月和蓉霜,還問了天凌是不是之前見過自己。但最終,以姬亭也能看得見琥珀為契機,她與天凌的關係似乎更近了一步。另一邊,瑚月開始為姬亭與天凌的關係感到擔憂,卻又不知該如何是好。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

樂於享受娛樂影音生活,喜歡日劇與電影,推廣宗旨為 【一個人不可能看完每部電影,但至少要知道你看過的電影中價值在哪裡!! 】 並對於電玩遊戲有著熱愛。喜歡追蹤這些資訊,請加入FB粉絲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