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成就心得【攻略】Dark Souls 2 黑暗靈魂2 (黑暗之魂2)

文章分類: 攻略

images

返回攻略專題:http://kissjojo99.com/archives/8339

 

來源:巴哈姆特作者:夜行者月痕

與一代一樣,全成就才是遊戲的開始,我只是不喜歡游戲中還需要注意收集成就要素,所以先沖滿而已。

個人一代360版全成就之後,又玩了一隻極端法師(只點智力跟敏捷)跟一隻極端戰士(力量點很高),別人的PC版因為有DLC,借來玩一輪奇蹟戰士(奇蹟單機好難玩…)。之後看到PC Steam版大特價又刷來用電腦再玩一輪。前前後後也玩了七輪左右,雖然大多是第一輪

二代公測沒有特別參與就是,不外乎就是工作忙碌時間比較少關心電玩情報XD。發售日也是突然的到來,身為熱愛一代的玩家,二代當然也是搶著買來送死

由於朋友有個朋友剛好在二代發售前全破一代,感動之於立刻接著玩二代。所以剛發售一開始有個朋友可以互相討論進度真的很棒,他甚至入手隔天請假打一整天的DKS2,結果他打不完一開始四個大王就淡出了,因為他實在不喜歡DKS2到處都在搞圍毆的設計

承接著MGSVGZ的發售主機內就換片,雖然我也不怎麼喜歡圍毆的設計,但是我的旅行還要繼續。當初打完四個大王,以為遊戲已經完成八成了,沒想到接下來的路好漫長,直至發售後兩個星期才全破。

休息一個星期去玩點輕鬆的遊戲,回來玩DKS2的我又更加貪心了。我想先完成DKS2的全成就,然後就可以當個自由玩家,不需要再顧慮遊戲進度跟成就的解鎖,但隨著進度的解除,我越來越有,跟一代一樣的感覺,全成就才是遊戲的開始。

先聊聊這次遊戲的整體心得

我覺得這次的整款遊戲評價比起一代是持平的。

怎麼說?

我覺得這次的"設計感"沒有比一代好。我指的設計感像是,小兵的配置、打王的巧思、地圖的設計。一代較少遇到圍歐的情況,有的話也會有手段可以解決,像是古城經典的守門雙蜥,一開始苦戰狂死,直至會使用門口陷阱之後就可以回歸一對一的對峙。

二代倒是常常都是雙雙成對出現,擺明給你難處理的戰點就不少,偏偏小兵又硬得沒辦法秒殺,每個地方都要搞誘出單打實在有點煩。打王的話則是印像沒有一代深刻,只記得很多場都是搞被圍毆很煩。

一代基本上都是專心跟一個王對峙為主,所以每個王的特色就會記得比較清楚,少數被圍毆的王戰像是王城雙王就成為討論的經典。而二代王戰的難度很多都是圍毆導致的,不然就是王有著絕對強勢的攻擊力,攻略的方向就變得有點無趣,不是處理很煩複數小兵就是要研究閃開或是擋下王的秒殺重擊,可沒有閒情逸致跟王對峙好好打。

當然,連線打王又是另一種圍毆的解法,不過我一第一輪所有王幾乎都是單打贏的,倒是因此打出一些心得。

有人說罪人很強很難打,對,他有著超強的攻擊力跟超快的攻擊速度。我打了幾次,發現當損血想要補的時候,會被超快的攻擊立刻追擊,很難去找出補血的時機,所以索性就不補了。然後再觀察罪人的攻擊模式,我發現他三連砍第三刀劈斬的硬直特別長,又好閃過,就利用罪人的這招破綻一刀一刀把他摸死。

類似的情況,月亮鐘樓那五個石像鬼我第一打心中OS是WTF,那有二代就用2.5倍的數量來淹沒玩家的,死了幾次看了一下玩家的心得。其實他們的破盾能力很低,加上動作也不算快,有點耐心慢慢磨掉一隻一隻的血量,單打也不是問題。

  蜘蛛也是一個玩家心中的痛,滿地的小蜘蛛快煩死。加上不是人人都有廣範圍攻擊可以清場。

該怎麼打呢?

個人最後是用游擊的方式慢慢打王摸死,基本的走位就是不斷移動,遠離小蜘蛛,同時要避開蜘蛛的正面,補血只要走到蜘蛛側面安全地帶就可以安心喝水,引誘牠正面攻​​擊的然後從側面衝到背面的臉去賞一刀。小蜘蛛也沒有特別費神去殺,就是靠過去打王臉的可以可以順手揮到一兩隻,穩穩打王就死了。

王城的雙龍騎士,一開始打感到很煩,又不想吃人像召玩家幫助。一個人研究了一下,後來用火焰鎚秒殺射箭那隻,他的血條雖然跟近戰那隻一樣長,但是火焰鎚炸下去的傷害高很多,不知道是血比較少還是防禦力比較低,因為是雙王混戰就沒有註意了。打倒一隻變一打一就簡單很多。

對於所有的王,也不是說沒有印象,但讓人印象深刻的只有WTF圍毆戰跟WTF圍毆戰(骷髏王骷髏海、教堂的疆屍群、蜘蛛群、四鼠一大鼠),或是秒殺的高攻擊力(罪人、大鼠、鏡之騎士、王盾)。

還有,尾王弱到印象深刻,一代那種不盾返就被破盾打死的尾王,二代我則是火焰鎚連發,吃補藥,再幾發,收魂……

我只是想快點看結局而已…

至於地圖的設計感,一代整個太優秀,二代我破了三輪我還是不清楚那裡是那裡。一代的概念很明確。往上走有不死教區,古城,遠一點有森林,再飛遠一點是另一個王城,王城有書庫,有一幅畫,往下走有積水的遺跡,有墓地,從教區往下走有下水道,跟病村,從森林或是從遺跡都可以通往一個峽谷,峽谷的洞裡再往下走也會通往病村,病村再往下就是如地獄景象般的惡魔遺跡,再往下最後可以通往一個廢棄都市。

一代因為幾個地圖互串,所以會有相對位置的概念,往下多半是昏暗的地方,不然就是地獄般的惡魔遺跡,很容易被記住。

二代則是有點難串在一起,不像一代串來串去,很多都是平行空間,森林過去是毒氣谷,再過去是熔鐵城堡。

那輝石鎮在那裡?阿瑪納祭壇又是那裡?

很多地圖的連接都是坐電梯,一下就瞬間接到另一個風格完全不一樣的地方,平行空間走來走去的,所以一直記不住相對位置。

老實說,打了三輪還是記不住,雖然設計感不如二代,但遊戲份量明顯大於一代不少。本以為進王城就要打王了,沒想到還要去解開王座的大門才進得去,所以又去繞了一圈再回來打這六發火焰鎚血量的王。多走幾張地圖跟多打幾隻王多少也滿足了對於探索遊戲的期待。

大量的武器、道具成為遊戲收集的重點,為了拼全成就,所以選擇打第三輪買奇蹟跟咒術,當然不單是收集,也因為二代的連線機制,從純戰士點到變魔法戰士,跟本暴力到壞掉。

這點就想討論一下二代的設計問題,關於戰士與法師。由於二代的光石入手變得困難,但反過來一般石頭入手簡單,甚至好拿,所以強化重點變成一般武器向。,光石的武器幾乎只敢升那兩三把,當然你要一直投營火去刷又是另一種方式,但我實在不喜歡把敵人的血量撐到很難打的地步,所以戰士的武器變得很難換。

一代的情況,因為光石好刷,光石武器好升又有一定強度,所以黑騎斧的橫行可見一般,相較之下,一般武器升級繁雜又麻煩,加上原盤一輪只有一個,所以一代戰士向的武器通常都是光石武器。

但二代光石變限量的,所以只好用那一兩把好用的,其他武器需要光石都沒那個石頭升,而一般武器則是被光石武器優異的性能慣壞,完全沒去試用,不知道升到+10附屬性到底好不好用。

武器雖然選擇多,但是因為素材被不會重生的怪限量了所以玩家更換武器試試的念頭就會低不少,戰士系玩家還要顧及精力的控制不論是攻擊迴避還是盾防,這次被破盾的處罰就是超長硬直,可以說是死定了

相較之下,法師跟本簡單(PVE向來說),只要挑一把最強的武器升滿就好了。純法就是叡智の杖配奔流、靈魂槍,然後就大殺四方了。比起近戰再那邊砍砍閃閃好幾回合,法師貼上去奔流幾發王就Byebye……

為了破關效率,我在第二輪後段就從純戰士一路升級智力,成了力量跟智力都40的戰士,透過吸香跟持續升級,再弄一把叡智の杖+5最後成了奔流廚……

打王很兄倒是真的,然後真的覺得戰士砍心酸的,連線機制導致玩家等級飆高也是另一個遊戲風氣的問題,一代的特化調配,到二代變成滿街哈維爾法師… …

老實說滿無言的,有PVP就會讓玩家去強化自身的條件去跟玩家對戰,但是這樣的機制只會讓所有玩家往無限強化的目標走,結果就是人人重裝法師,裝甲夠硬,法傷也痛,你如果想PVP不這樣配裝嗎?或是自我技術流就是不升級,結果一點失誤就被別的玩家一刀砍死?

我一開始也是不積極升級,但是為了破三輪也多多少少被玩家入侵亂入,因為沒有很積極升級,對自己有信心,血量也升很少,結果亂入的PVP,不談虹吸LAG背刺的情況,大多被砍一下就重傷,但我砍對方砍完整條精力對方還殘血而已(黑騎大劍+5),很明顯就是等級/裝備的差別,反正我的目標是先解全成就,所以這個角色我後面來狂升等級不管了…

被亂入的時候多少想要比較公平的PVP水準,你砍對方要五刀,對方只要摸你一刀本身就不公平了…

以全成就為目標,所以又另外體驗了解NPC任務的樂趣(麻煩),由於第一輪不知道NPC任務,所以我的NPC任務都是第二輪才解的,看板上滿滿討論都是露卡姊很軟很笨,所以這NPC任務很難解,老實說我一開始也滿擔心第二輪很難解,加上火焰鎚會被nerf,無法秒殺王,不過實際玩到發現…擔心是多餘的。

更新後的露卡姊超坦,給她當坦,你當輸出都打得贏,暗殺任務也是第一輪不知道的任務,看到拉桿就去放下來不是遊戲的基本玩法嗎(大誤) ,所以第一輪後來就常常被這法師入侵,切記,不要讓他放到第一次法術,這樣就會沒完沒了,盡可能一看到就貼上去砍給他死,因為是法師,所以會一直想唱法打你,無腦把他亂刀砍才是正解。

全成就還有一個目標是誓約滿級,最簡單的不外乎是黑暗誓約三級,只要努力突破三個迷宮然後打王就有了,但是這對近戰來說跟本惡夢,敵方NPC如果不用誘出的話常常會變圍毆,不能立刻秒殺一隻的話,下場多半慘死,而王城一開始的哈維爾也變成超級頭痛的存在,雖然一代的哈維爾也很強悍但是至少地型是在可以放心滾來滾去的平地,這暗影迷宮的地型是亂七八糟的坑洞,完全不敢亂翻,但哈維爾的攻擊又不可能擋下來,想用火焰鎚秒殺他,但他的血量也不少,無法秒殺,噴掉幾次人像覺得這樣下去不是辦法

最後想到有一個不錯的解法

用推的,一代可以用前推去踢落涯邊的小兵,但是這邊我方只會成為哈維爾重武器推下去的活屍,所以要用其他方式推,身為近戰戰士,不靠武器唯一的其他辦法就是-咒術,把哈維爾引誘到一開始蜿蜒的地形,畢竟我方先退,變成守著對方衝過來攻擊,卡好一個角度,等他衝過來的時候,橫掃火焰對著他用力噴,目標不是讓他損血,而是利用這高連擊數的推擊把他順勢推下去摔死!然後我就突破這近戰的哈維爾地獄了~

至於暗潛者,聽說是近戰的地獄,我就靠咒術爆發,利用更新前強大的火焰鎚硬是把王秒掉了,誓約滿級成就GET

另一個麻煩成就是全奇蹟,勢必要拿到太陽徵章30個,才能換到誓約獎勵的奇蹟,我第一輪把所有流油谷的巨人都殺完了才掉一個,雖然板上都說投火去刷,但我還有第二輪第三輪,所以不急,進入第二輪的我,拿到了金蛇戒就開始刷大鷹騎士跟流油谷巨人,結果殺到兩邊都絕種也沒掉幾個

這樣下去不是辦法,先換個解去

我到王門去擺印記,另一方面,我攻略關卡的時候也會召喚太陽戰士,就這樣慢慢堆到30個,去換得太陽槍,但我玩到第三輪發現一件事

好像輪次越多,掉寶率越高?

第三輪我都沒戴金蛇戒,但過關的時的小兵掉寶率還不低,不知道是不是剛好運氣都很好。

說到掉寶,我刷鐘衛Rank2的時候,在太陽鐘塔洗NPC暗靈的出現,同時把小矮人殺到絕了,但其中有次兩隻小矮人掉了火焰鎚跟橫掃火焰(或是混噸風暴,有點忘了,是咒術的大招),好像是極稀有掉落,因為沒看過有人提到可以打鐘衛小兵刷火焰鎚(連日本的wiki也沒什麼提到,最近好像有更新火焰鎚的掉落)

所以我第二輪一開始就有兩張火焰鎚可以用,用得還滿開心的~中段解放石化史垂德再買一張就有第三張,以戰士來說,幾乎所有格子都拿來放火焰鎚,也許正因為遊戲有一定難度,許多遊戲過程成了玩家個人的有趣回憶

一開始接觸二代,本來想以一代充滿經驗的手感,來個帥氣順利的開場攻略,然後馬上被這超硬直給打臉到不行,各種慢收刀慢舉盾,明明是盾防,精力條比直接攻擊噴得還兄,所以初期與其舉盾擋,不如往後滾開或是上去盲砍還比較可能生存,還有小兵超多精力婊人,明明已經砍一輪,我上前想要攻擊就立刻被下一輪攻擊打爆……

入手第二天,在一開始要打咒縛者的時候召了路人幫忙,由於是一開始玩二代,手感還沒有很好,如同一般的玩家召喚路人幫助打王,三打一之下,原本動作快攻擊力又高的王,被三個人輪流防禦攻擊之下,血量被磨掉一半,正當我認為很順利的時候,我被背後的一箭射死,同時是新手的隊友似乎露出計畫通り的表情被送回自己的世界

好啦,我知道他也是失誤啦XD

第一輪遇到翁斯坦,我一直在看四周,斯摩在那裡?在想是不是打到一半才會跳出來突襲,就以一代的經驗,很保守的把翁斯坦打倒了

結果斯摩沒有來合體,第一次進入月之鐘樓不到十秒就被入侵,還搞不清楚情況跟地形就被迫打了一場PVP,幸好最後險勝

第一次走廢淵花超久在點火炬的,那種不認識路一點一點慢慢探索推進的感覺,真的很愛。也因為第一輪走很多次死很多次,第二輪就直接盲衝了,第一輪玩到阿瑪納祭壇也被更新前的法師,弄到快崩潰,身為近戰戰士在那邊滾來滾去閃躲追尾魔法,敵方的近戰士兵就衝過來砍你,也因為水深又不像一代有鐵環可以裝,但敵方完全無視這水深的問題,走的飛快,超遠還有法師一直射追尾魔法箭……

更新前的第一輪真的是堆屍堆到小兵不會復活才一段一段推進,靠技術我最多只能衝到營火前一段,那邊實在太多小兵混戰了(戰士加法師),人數跟環境條件完全不公平,感覺就是製作組來整死近戰的,倒是更新後,法師魔法不再追尾,突破純近戰要突破難度真的降不少

第二輪為了解太陽誓約,幫了不少玩家打王,以太陽戰士的姿態進入別人的世界得到對方讚美太陽的回應真的是會心一笑,當然也有召喚一些太陽戰士來幫我打王,才不用自己慢慢打,結果看守龍就在大量奔流下被秒掉,不到十秒

第二輪打翁斯坦,因為我召了兩個人,想說輕鬆打,被召喚的玩家大概也知道人多好圍毆,所以打的心態也很放鬆,結果就在最後,有一名玩家的血量被爆發差一點點死掉,真的是差一點點,已經看不到血條的短,該玩家透過mic狂呼好險好險(英文),真的是千鈞一髮的刺激

第三輪的罪人,我隨手在營火邊召了一個哈維爾戰士,一起爬樓梯下去打三個弓兵,看起來很可靠,結果在坐電梯的時候兩個人在做動作,他就因為動作的後仰判定摔下去摔死了,當下有點哭笑不得囧。

第一輪的熔鐵惡魔,懶得慢慢打就召了一個玩家,結果熔鐵惡魔就被他的大棒鎚幾下就死了

第二輪的熔鐵惡魔。為了解露卡姊的任務。我不召喚玩家怕提升王的難度。改版後的露卡姊就這樣幫我坦完這只王,露卡姊已經從初版的布甲變鎖甲了嗎?

第三輪的熔鐵惡魔,我偶然召到一個輕裝的武士玩家,想說熔鐵惡魔不用法術爆發傷害這樣可靠​​嗎?結果他就用輕裝滾來滾去幫我吸引敵人的注意,超靈活的都沒被打到,是個很熟練王動作的可靠玩家

第二輪的不死靈廟也是一個令人印象深刻的地方,居然用雙盾兵把法師、疆屍區的小樓梯擋住了,這很明顯就是要惡整玩家……

第二輪的如蜜大洞底下,廢淵之前,有雙人組很強的NPC暗靈,本來在想他們是守著什麼道具,這組合很強不好對付,先引出近戰的戰士慢慢磨死,再想辦法衝上前解決法師,結果打贏就撿到前代防火女全套+5,而透過網路討論也學到不少招式有趣的打法、機關,像龍騎士的摔死,直接跳到巨人森林的第四營火

罪人房間的點燈,聽說罪人會弱化?

古龍的卡腳趾,這真的太神了

老王的卡屁股也是超無腦打法,第一輪被遊戲虐到很沮喪,但破關後看玩家研究出來的打法,真的覺得這種帶自由度研究出來的玩法很棒,感覺起來游戲的難度因為大量營火(接關點),有些時候變得比較短,比較簡單一些,但前提在於你知道營火在那裡,很多營火都用藏的,又沒有提示,這點很像早期的迷宮組曲,知道密門的話,遊戲會變得很順利,不知道就加油吧…

我當初攻略安帝爾館的時候找了好久第二營火都沒找到,只好硬著頭皮用不怎麼完全的狀態去打王,後來才知道營火是藏在密門之後…

倒是其他地方因為有玩家留言的關係,或是地形很可疑,密門藏的營火倒沒有找不到的問題,正因為要解全成就,除了密門以外,各種道具的入手方式也漸漸的熟悉,為了解露卡姊的禮物,要讓罪人房間點火(聽說比較好打),我深深的記得打開牢房的鑰匙在打完月之鐘樓之後,為了以王魂換取稀有的法術,要解放史垂德還特地確認了那裡有多的懷念香木

這些遊戲知識都讓我以後第二個角色可以更順暢玩下去,雖然一開始被不一樣的操作感跟硬直搞得灰頭土臉,還有被這藏起來的密門營火搞得資源不足,甚至這到處都是團戰的王戰搞得苦戰不已,但是衝到全成就再回頭一看,這些都成為這款遊戲最特別的記憶,比起毫外壓力的順利破關,還是這種場場險勝的戰鬥最能激發玩家的潛力(被虐覺醒)

我想我會休息一陣子,再以無成就、進度壓力的情況再好好玩一輪新角色,畢竟全成就才是這款遊戲的開始

 

返回攻略專題:http://kissjojo99.com/archives/8339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

樂於享受娛樂影音生活,喜歡日劇與電影,推廣宗旨為 【一個人不可能看完每部電影,但至少要知道你看過的電影中價值在哪裡!! 】 並對於電玩遊戲有著熱愛。喜歡追蹤這些資訊,請加入FB粉絲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