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話

文章分類: NDS

第二話 逆轉エアライン

 

  兩天前,也就是3月12號,御劍乘坐的飛機正在空中飛行,突然遇到強大氣流劇烈搖晃……

 

  昏倒了十分鐘……御劍醒來發現自己在休息室,口袋中不知何時多了一個錢包,它並不是自己的。看到電梯,御劍有種不祥的預感,曾經有過在電梯中發生案件的經歷。電梯終於到了,隨著「叮」的一聲,電梯門換換打開……真的有一個人死了!!!這樣的場景碰巧被一位過來想勸說御劍回去坐在座位上的空中小姐看到,案件在整個飛機中傳開了……

 

  空姐一縷(木之路 いちる)安慰旅客們說犯人已被逮捕,並宣稱已掌握決定性的證據。御劍請求給他一個機會。

 

一縷的證言1(木之路が見たもの):作為一名專業的空姐(CA:Cabin Attendant,空姐的另一種說法。 ——筆者 注),我可以斷言,雖然很遺憾,不過這位御劍先生確實是犯人。我親眼在電梯處看到御劍先生手持淌著血的凶器站在那裡!著陸之前都請您老實地呆在這裡不要動了。

 

*御劍さまが——>舉證-サイフ(錢包)

 

  當時御劍手裡拿著的是錢包,而上面滴答滴答流著的是葡萄汁,根本沒有什麼可以作為凶器的東西。一縷反駁說錢包裡面可能會有什麼重的東西,那樣的話就可以當凶器來用了。

 

#發現#-錢包上黃色的凸起

 

  打開錢包,裡面只有一本護照。可是這本護照的主人竟然就是那個被害人!一縷承認剛才確實看錯了,不過犯人還是御劍,為了偷錢包而殺了被害人。

 

一縷的證言2(木之路の推理):按御劍先生的話來看,錢包確實不是凶器。不過卻可以知道是為了搶錢包而殺的人。難以相信殺人動機竟然如此簡單,只是為了搶被害人的錢。

 

*アクビーさまのお金が——>舉證-錢包——>舉證-死體の狀況メモ(屍體狀況的記錄)

 

  錢包中只有一本護照,而且電梯中到處是紙幣和信用卡,犯人不可能是為了搶錢而殺的人!

 

  乘客們議論紛紛,責罵一縷糊里糊塗。御劍出來打圓場,一縷很感動,痛快地打開了御劍的手銬。正在這時衝上來一位滿口鳥語的人。原來他叫金克(ジンク·ホワイト),和被害人是同一個國家的。他說早上6點的時候看到被害人乘坐電梯去休息室,御劍他們發現屍體的時間是6點15分,就是在這15分鐘裡被殺害的。還說自己一直很注意這個人,因為他不停地捧著手機弄出嗚啦嗚啦的噪音,快煩死了,所以不會弄錯的!

  御劍堅持要進行現場調查來為自己洗脫罪名。經過一縷的申請,機長同意讓御劍調查,不過要在機組工作人員的監視下進行。向左走來到一樓休息室。一縷說現在所在的這個頭等艙和商務艙、經濟艙是隔離開的,互相封閉,只有工作人員才能打開門鎖。

 

  從哪兒開始呢?兇手不是御劍的話,首要任務就是要查出兇手藏到哪裡去了。

 

{調查}-葡萄汁旁邊的腳印

 

  葡萄汁應該是在飛機遇到氣流震動時打碎的,御劍當時處於昏迷狀態,那麼這個腳印應該就是兇手的了!可惜腳印太模糊看不清……

 

{調查}-電梯、被害者的頭部、口袋、右下角地板上金黃色的小貓像

 

*推理-アクビーの寫真

 

  這個電梯除了能在一二樓之間移動外,還能通往地下儲物室,不過只有工作人員有地下儲物室的鑰匙。被害者是被人從後面殺害的,眼鏡也被打碎了,口袋裡有一張自己的照片。地下有一個小貓的雕像(ゴーユーくん),是這個飛機上的商店裡出售的紀念品,而且應該是最後一個了,上面有血跡,難道這個就是武器嗎?

 

*邏輯推理——「凶器のゴーユーくん」&「撲殺」

 

*邏輯推理——「犯人はどこにいたのか?」&「エレベータ」

 

*邏輯推理——「同乘していた?」&「こぼれたぶどうジュース」

 

  小貓像上有裂痕,很有可能這個就是凶器。犯人也有可能是在電梯裡和被害者一起下來的,這樣的話,葡萄汁旁的腳印就說得通了——電梯裡還有另一個人!

 

  此時金克又過來了,因為一些雞毛蒜皮的小事吵吵嚷嚷。

 

證言3(目擊したこと):我看到被害人去乘坐電梯了!那個時侯我的懷表正好指向早上6點!15分鐘後就在休息室發現屍體了吧?犯人一定就是那個時候在休息室的御劍!

 

*ワシは、アクビーが——>追問

 

*乘っていたのは——>舉證-ぶどうジュースの足跡(葡萄汁旁的腳印)

 

  金克所說的情況和御劍的推理不符,可是他又不像是撒謊的人。只好請他再做一次更詳細的證言了……

 

證言4(目擊したこと2):被害人從座位站起來時我很煩躁,當時正好不停地看懷表的時間,所以時間不會弄錯的。我一直看著他走進電梯,就算在電梯裡也看得很清楚,不可能還有另一個人。

 

*何度も何度も——>追問

 

  原來金克是為了看飛機上提供的電影才不停地看表的。他說他的懷表在飛機起飛和著陸的時候都會對一下時間,所以絕對是分秒不差的。

 

*懷中時計の針は——>舉證-スカイマガジン

 

  如果飛機起飛時對過了時間,而電影又沒有按照服務雜誌上所列的時間放映,只能說明一個問題——這是兩個地方的時間,中間存在時差!果然,一縷介紹說飛機上的時間是以中轉地「西鳳民國」的時間為準的,而西鳳民國與目的地的時差大約為三個小時!這樣的話,金克所目擊到的時間其實是凌晨三點,那麼被害者就是在3點到6點15分之間被殺害的!

 

  此時空姐白音若菜站出來說,這個時間不對。在凌晨4點至5點之間在中轉地加油,這段時間禁止旅客出入,機組成員也沒有更換。在5點臨出發時白音點名,被害者還在座位上坐著呢。案件發生的時間應該是在5點至6點15分之間。

 

  不巧的是,御劍正是在飛機剛離開西鳳民國時去的休息室。金克懷疑是御劍在休息室中殺的人,然後又把屍體弄到電梯裡。

 

*舉證-ゴーユーくん貯金箱(小貓像)

 

  一縷說這個小貓像可以證明時間,因為她5點40分的時候還在飛機上的商店裡見過。經過大家的追問,一縷終於吐露說因為有工作,所以那個時候去了商店,緊接著又去了空姐休息室,從休息室出來時看到的案發現場。這個空姐休息室就在休息室的旁邊,原來一樓不僅僅是御劍一個人。

 

  御劍提議去商店繼續尋找線索,一縷很痛快的答應了,說機長批准可以去任何地方調查。誰知白音卻說,剛剛問時機長還說嚴禁去商店調查呢……為什麼一縷撒了這樣一個謊呢?

 

  向右走來到商店,果然是一篇狼藉啊。

 

{調查}-碎裂的展櫃

 

{調查}-旅行箱

 

  在展櫃中見到了一頂很小的機長帽,好像在哪兒見過呢……旅行箱是商店熱銷的產品,據說這個款式是一縷設計的呢!突然不小心碰了一下,旅行箱一下子就滑走了很遠。

 

*邏輯推理——「ちいさな機長帽子」「凶器のゴーユーくん」

 

  原來這個小帽子是小貓存錢罐上的啊……

 

{調查}-展櫃

 

*推理-展櫃被打碎的櫥窗中空白的地方——>舉證-小貓存錢罐

 

  如果是把玻璃打碎拿出的小貓存錢罐,那麼展櫃裡一定會有玻璃碎片,可是情況並不是這樣。所以一定是飛機遇到氣流晃動時存錢罐從裡面砸碎了玻璃飛出來的。不過這樣的話又和案件時間不符了。所以可能有一個替代物存在……白音說如果有的話一定是一縷打開展櫃調換的,她是商店的負責人。

 

*邏輯推理——「エアポケット」&「スーツケース」

 

  這個行李箱很奇怪啊,在飛機晃動後只有它們好像沒事一樣整整齊齊地擺在那裡。

 

{調查}-左邊行李箱的輪子

 

#發現#-行李箱側面的提手

 

  左邊的行李箱沒有打開防滑塊卻還整整齊齊地立在那裡,很奇怪。打開箱子發現裡面有一塊帶血的布!

 

*舉證-殺害狀況メモ

 

  兇手一定用這個行李箱搬運過被害者!這說明了兇手肯定不是在電梯中被殺害的,可到底是從哪兒被搬到哪兒的呢?

 

  正在這時,機內廣播說已到達目的地,飛機即將降落……雖然已經有了不少證據來證明自己的清白,可是一縷這個人還有很多問題,調查仍要繼續下去……

 

 

  飛機著陸了,案件的負責人原來是狩魔冥檢事,她不是應該在美國的嗎?系鋸刑事也趕來了,才知道冥在一星期前就回到日本,好像是為了追查另一起案件的線索。

 

  向左走看到冥在責問機長,繼續向左來到一樓休息室。金克又在憤憤不平地責問工作人員什麼時候才能放他走,還一再囑咐不要弄壞了他的行李。與金克對話才知道原來他是做工藝品買賣的。

 

*舉證-血だらけの布(全是血的布)

 

  原來這個布就是保加利亞的特產,金克上次來就是做這個布的買賣。至於空姐一縷,剛才進了空姐休息室後就再也沒出來。此時冥趕到,阻止御劍繼續調查。

 

狩魔冥の推理:簡單地論證一下吧。犯罪現場,就是發現屍體的這間休息室。從被害者被點名道發現屍體,只有御劍你一直在這件休息室裡。最有嫌疑的人就是你了。

 

*犯行現場は——>舉證-ゴーユー·スーツケース(行李箱)——>舉證-ぶどうジュースの足跡(葡萄汁旁的腳印)——>舉證-腳印下面的兩條平行線(拖動行李箱的痕跡)

 

狩魔冥の推理2:你在飛機遇到氣流之前就準備好了凶器小貓存錢罐,然後藏在休息室裡伺機從背後殺害被害者,接著把屍體裝入行李箱去坐電梯。這個時候正好遇上氣流飛機晃動,屍體從行李箱中飛了出來。你趕快把行李箱放回原位,然後又裝作是第一個發現屍體的人。

 

*あなたは、エアポケットより前——>舉證-ゴーユーくん貯金箱

 

  御劍覺得犯人應該是先用行李箱把被害者運到電梯上,然後返回行李箱、拾起地上的存錢罐,放到被害者身邊,再把被害者的錢包拿來放在我口袋裡。按現在手頭的線索來說確實應該是這樣,不過冥提出另一個可能性:在飛機遇到氣流著之前,用鑰匙打開展櫃,拿出存錢罐並打碎玻璃。現在還無法確定到底應該是哪一種情況,冥同意御劍先去空姐休息室調查一下。

 

  通過與一縷的對話,得知原來她根本不可能獲得機長讓御劍隨意調查的許可,機長非常喜歡白音,只和她關係好。

 

*舉證-ゴーユー·スーツケース(行李箱)

 

  一縷一口咬定在商店只看見了一個行李箱,還說倒數第二個行李箱是被御劍,或者一個很像御劍的人買走的。自己房間裡的這個行李箱是用了很久的。

 

#發現#-行李箱上的價格牌——>機內ショップ——>木之路 いちる

 

  有價格牌,不可能是用了很久的,倒數第二個行李箱是被一縷自己買的!追問之下,一縷才說出實情:去商店原來是為了買行李箱。雖然她很高興公司採用了自己的設計,可是這一款式的行李箱一直都賣的不好,讓她很難過。為了安慰自己,她每次乘坐飛機都會買一個行李箱以減少庫存。

 

  這樣看來,在一樓一共有三個行李箱了,那個裝被害者的行李箱一定是從倉庫裡拿出來的!可是倉庫的鑰匙都在一縷這裡……一縷打開櫃子,才發現她們能打開員工休息室和倉庫門的鑰匙卡都被偷走了!

 

 

  來到位於地下一層的倉庫。恐怕這裡才是真正的案發現場啊!

 

{調查}-地板上的黑色行李箱

 

  這是被害人的行李箱,可是裡面為什麼會有狩魔冥的資料呢?

 

{調查}-庫存的行李箱

 

  這玩意一個竟然要12萬(合人民幣 8200元左右 —— 筆者 注),難怪賣不出去!突然御劍在腳下發現了玻璃碎片……

 

*邏輯推理——「割れたメガネ」&「ガラスのカケラ」

 

  恐怕這個玻璃碎片就是被害人眼鏡的碎片,而這裡就是犯罪現場!與冥對話得知,她之所以一直在機場,案發後立即就能參與調查,是因為她當時正好在機場等著與國際POLICE會面,準備合作調查一起國際犯罪案件。

 

*邏輯推理——「狩魔 冥のプロフィール」&「國際POLICE」

 

  被害人行李箱中有冥的資料……莫非他就是冥所等的那個國際POLICE?與冥對話,她不得不說出實情,原來她等的那個國際POLICE確實就是被害人,他正在跟蹤一起國際走私案。可是他為什麼要來倉庫呢?一定是為了查走私的物品!

 

  被害人一個人是無法進入倉庫的,一定有一個以機組工作人員的身份來陪同調查的人!冥認為這個人是一縷。

 

ケッテイ的な証据:只要是工作人員,都可以陪同被害人來到倉庫。不過問題在於擁有能從電梯進入倉庫的鑰匙卡。只有一縷有這個卡!這難道不是決定性的證據嗎?

 

*しかし、問題は——>追問——也只有一縷擁有能打開存放凶器存錢罐的展櫃——>追問

 

¥選項¥-死體(屍體)

 

  這個問題在解剖報告出來前沒法下結論。系鋸報告說,雖然還沒有解剖完,但是發現被害人從肩部到背部有被毆打的痕跡,死因是由於後腦勺收到的打擊!不過被害人頭部的傷痕和凶器是否一致目前還看不出來。

 

  此時金克跑過來吵吵嚷嚷地要他的行李,被警衛攔住後一不小心摔下樓梯……

 

*邏輯推理——「ゴーユーくん貯金箱」&「被害者の死因」

 

*邏輯推理——「見つからない凶器」&「大きな凶器」

 

  被害者從肩膀到後背有很長的傷痕,這麼小的存錢罐不可能造成那麼大的傷,也就是說,存錢罐並不是凶器。真正的凶器到現在還沒有找到……難道是因為它很大?

 

¥選項¥-見せるものなどない(它是看不到的東西)

 

¥選項¥-墜落死(摔死)

 

  也許根本就沒有凶器!被害人是從樓梯扶手處摔下來死的!

 

*舉證-西鳳民國の給油

 

  因為在西鳳民國降落加油,而且這些貨物上有西鳳民國的字樣,所以可以推斷出當時並沒有這些貨物,被害人確實是摔死的!

 

{調查}-左上角的貨物

 

  此時金克跑過來阻止,原來這是他的貨物,據說值十萬美元(約合人名幣68萬 ——筆者 注)。

 

*邏輯推理——「密輸」&「高価な美術品」

 

  難道這個石像就是被害人在跟蹤的走私品?無奈金克出示了貨物是於歐洲裝運的證明……御劍還是決定親眼看一看。

 

{調查}-石像的眼睛——>推理(舉證)-アクビーの寫真

 

  石像的眼睛是橙色的……等等,被害人的照片上就有這個石像!它的眼睛並不是橙色而是紅色!

 

{調查}-(石像下部分)石像下的布——>推理(舉證)-西鳳民國からの荷物

 

  金克的證明上是從歐洲裝運的,可是石像蓋的布卻又寫著西鳳民國的字樣,很顯然,這個石像應該是從西鳳民國裝運上飛機的,而那個證明是假的!

 

  警員報告說已經在貨物下方地板上用魯米諾(氨基苯二酰一肼,用以在較大範圍或暗處檢驗血跡的白色有機物質 —— 筆者 注)確認了,這個地方的確有過血。冥仍然不放口,索要擦掉血跡的東西。

 

*舉證-ボルジニアの布

 

  現在可以證明被害人是在飛機從西鳳民國起飛前被殺害的了,可是這樣一來,又與這個人的證言不符。

 

¥選項¥-白音の目擊証言

 

  她為什麼要撒謊呢?

 

 

  將白音叫來責問,她竟然說可能是自己記錯了……這樣的話,從3點鐘開始都有可能是被害人的死亡時間,只好讓她重新做證言了。

 

白音のアリバイ(白音的不在場證明):凌晨3點到4點之間我一個人在員工休息室。凌晨5點到6點之間我一個人在員工休息室。

 

*午前5時から6時のアイダは——>舉證-スーツケースのレシート(購買行李箱的收據)

 

うたがわれる理由(被懷疑的理由):我是員工所以就被懷疑是嗎?那一縷也是員工,也應該被懷疑吧!她既是機內商店的負責人,又保管著電梯的鑰匙卡。我都覺得她很可疑呢。

 

*機內ショップの擔當も——>追問

 

  白音除了成天在員工休息室外,因為保加利亞語特別好,還負責所有和保加利亞有關的工作。

 

*わたしの擔當は——>舉證-レッド像の預り証

 

  那麼這個假的證明也就是白音開的了!白音承認,可是又說她只是簽了個字而已,和走私團伙、殺人案無關;就算假設和走私團伙有關,也和殺人案無關。

 

*舉證-ゴーユー·スーツケース

 

¥選項¥-事件の起こった場所

 

  這一切只說明了一點,那就是犯人做出種種偽裝,只是為了把嫌疑栽贓到御劍和一縷身上,而那個犯人就是白音!白音不承認,讓御劍拿出決定性的證據。

 

*舉證-行方不明の攜帶電話

 

  到現在只有被害者的電話沒有被找到了,冥打了一下,手機鈴聲竟然從員工休息室中響起……

 

{調查}-員工休息室右側的物品保管箱

 

  手機竟然是在一縷的保管箱裡……這下沒什麼好說的了。正在冥要帶走一縷的時候,御劍突然靈機一動——一定是這個手機中有能指出犯人是誰的重要證據,犯人才會拿走它的!

 

#發現#-手機後面的攝像頭

 

  手機有攝像功能,裡面一定拍下了與走私有關的照片!可惜由於從高處摔下已經壞了。冥卻說沒關係,因為剛剛打這個電話還能通,說明壞掉的只是液晶屏幕,裡面的數據並沒有損壞!

 

  調出裡面的相片,果然當時還沒有石像,這是走私的鐵證!可是這裡並沒有能指出犯人的證據啊!

 

{調查}-照片裡右側的紙箱

 

  金克說這箱子裡面裝的是衣服,箱子外面用保加利亞語註明的。御劍說這個箱子就是指出犯人的決定性證據!因為犯人肯定是能看懂保加利亞語,才會打開箱子拿出一件衣服來擦血跡!白音反駁說這是偶然,不懂保加利亞語也有可能打開箱子的!

 

*舉證-上面寫有「ベッドシーツ(床單)」字樣的箱子(照片裡左上方二層)

 

  御劍分析,如果不懂保加利亞語,應該就會去打開這個寫著所有機組員工的母語——日語的箱子!而既知道寫保加利亞語的那個箱子裡是衣服,又知道在西鳳民國裝衣服的這個箱子會被運下去,裝床單的這個箱子會一直留到最後,所以打開裝衣服的箱子不會引起目的地日本警方的注意,這樣的人,只有一個,那就是白音若菜!

 

  白音終於承認了自己殺人的事實,至於動機,當然是看到國際POLICE而怕參與走私集團的秘密被發現。一縷的嫌疑也徹底被撤銷了。可是冥卻又要搭乘下一架航班出國了,她為了調查某個案件一直在不同的國家間奔波。御劍剛要鬆一口氣,突然接到了一個電話,對方說自己的兒子被拐騙了……

樂於享受娛樂影音生活,喜歡日劇與電影,推廣宗旨為 【一個人不可能看完每部電影,但至少要知道你看過的電影中價值在哪裡!! 】 並對於電玩遊戲有著熱愛。喜歡追蹤這些資訊,請加入FB粉絲頁

一般留言 (1)

  1. 這個電梯除了能在一二樓之間移動外,還能通往地下儲物室,不過只有工作人員有地下儲物室的鑰匙。被害者是被人從後面殺害的,眼鏡也被打碎了,口袋裡有一張自己的照片。地下有一個小貓的雕像(ゴーユーくん),是這個飛機上的商店裡出售的紀念品,而且應該是最後一個了,上面有血跡,難道這個就是武器嗎?
    *邏輯推理——「凶器のゴーユーくん」&「撲殺」
    *邏輯推理——「犯人はどこにいたのか?」&「エレベータ」
    *邏輯推理——「同乘していた?」&「こぼれたぶどうジュース」
      小貓像上有裂痕,很有可能這個就是凶器。犯人也有可能是在電梯裡和被害者一起下來的,這樣的話,葡萄汁旁的腳印就說得通了——電梯裡還有另一個人!
    為什麼上面這些我都用完了下面的金克都沒有出現?我就卡在這裡了
      此時金克又過來了,因為一些雞毛蒜皮的小事吵吵嚷嚷。

發表留言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